首页
全本文学
排行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八章 不一样的世界,为了彼此的两人(1)

    半空中,圆轮门静静的漂浮在紫色绸缎的阶梯之上。

    没有进入到门后世界的生灵或羡慕、或妒忌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努力克制着冲进门中的欲望。别开玩笑了,在场可是有着多达十位以上的统御,没人敢在这么重要的时刻作死。

    而统御并没有理会菲尼克斯大会场下众多观众的想法,只是各自眼神交流着不同的信息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统御们此刻在想着什么,他们只能默默的等待,等待完成职阶仪式的试炼者出来。而又究竟有多少参与者能明白贤者刚刚告诫的真正用意呢?

    门内,斯朗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哪怕早已有所猜测,但依然被陌生的环境所震撼。灵魂海内,透过斯朗的双眼看着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景象,方痕早已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一幢幢有别于艾菲索拉大陆魔幻风格的高楼大厦耸立于大地之上,高楼的外围各色缤纷在跳动着,如梦似幻,然而身处其中的少年并没有感觉到一丝源能的波动;铺满沥青的大地上,没有任何马匹、野兽或者魔兽拉动着的铁罐头在飞驰,速度甚至可以媲美风源能驱动的飞翔法术,同样的,这里面也没有源能的波动;大街上,老人、中年人、青年人与小孩子在忙碌的奔走着,好几次有人在少年面前走过却熟视无睹。

    停留时间虽然不长,但蓝眸的少年却只看到人类,并没有看到其他的种族,在艾菲索拉这样的一个种族大杂烩的世界是不可能出现的。荒诞之感伴随着异样的情绪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“别慌张”,就在斯朗被眼前科幻的一切冲击得快要奔溃的时候,一道谈谈的话语在脑海中响起,“我们依旧处于艾菲索拉星空之下,这里仅仅是职阶觉醒仪式的场地,是门后的试炼世界”,静静的向斯朗解释眼前的一切,又似是对自己所留恋的世界的道别。

    骤然听到方痕的声音,斯朗猛然醒悟过来。一边自我暗示这只是试炼的一个环节,少年一边问到“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?听起来你似乎已经有所察觉?”

    灵魂海中的人影沉默无言,就在斯朗快要失去耐性的时候,缓缓的说道:“这里,我的世界”!

    灵魂海中这如同君王般的宣言,令斯朗差点倒在地上,咆哮着回复到:“别闹了,你今天没吃药啊,还我的世界”。

    “咳咳,难得让我装一下会死啊”方痕挥挥手,像是不耐烦似的,“这里的确是我的世界,还记得之前与你交谈过的穿越事件吗?这里所显现出来的一切景象,就是我所在的那方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与艾菲索拉星空到处充斥着源能波动的魔幻不同,我所在的那方世界是一个科学的殿堂,那里没有源能的存在,或者说那里的人类并没有发现到任何类似源能的力量,而那里建立起了高度文明的就只有人类这一种族”。

    静静的消化着方痕所解释的一切,斯朗看着眼前极具冲击性的景象,艰难的开口:“那我们的职阶觉醒试炼就是在这里进行么?虽然我不清楚究竟试炼是什么意思,但是在这样零源能的世界中显然没有办法通过试炼,甚至于连试炼的内容究竟是什么都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随时都可以离开”就像平日里好友互损一般,方痕戏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虽然你十分熟悉这鬼地方,但是试炼不可能这么简单。单纯的离开,有可能会导致职阶觉醒仪式出现差错,到那时候想要弥补就难了,所以我们现在不能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这里没有源能,但是你也说了,这里只有人类的存在,最起码我们无需担心这个地方会从哪里突然蹦出一头魔兽来。”没有理会方痕话语中的调戏之意,斯朗静静的分析着:“零源能,或许这就是通过试炼的关键。在这里暂留或许才是最正确的选择。既然你熟悉这里的一切,那么只要不断的是寻找和发现,我们一定能够找到最优的解决方法。所以还不能,我们还不能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当我通过你的双眼看到这一切的时候,我就知道这场试炼究竟是代表着什么,贤者在我们所有人进入门前所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。”对于斯朗的话,方痕并没有任何的否定,但他显然持有不同的意见,两名少年自进入门后有了第一次的分歧。

    “贤者说过,门内的一切都是遵循参与者的意愿。换句话来说,门后或许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事物存在。只有当参与者踏入其中,门内的世界才会成型,而且成型的世界还是根据踏入者的意愿来塑造的,因为这是属于踏入者的试炼。”虽然与斯朗出现分歧,但是方痕并没有任何的不满,而是静静的说出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蓝眸的少年并没有出声打扰,只不过,少年的眼中时不时的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。

    出现在眼前的并非就是真实,也有可能只是一场梦,一切都需要我们自己去发现和探索。

    “艾菲索拉是一个充满源能,多种族共存的世界,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。哪怕作为职介觉醒仪式的圆轮门,也必定是充满源能的波动,甚至比充斥天地规则与法则的影子。身处艾菲索拉星空下,这一个没有任何源能波动的世界必然就是虚幻的,并非真实。就如同梦一般,该面对现实的时候就必须要面对现实。”来自异邦的少年说出门内的本质,梦醒终有时,就如同要与昨日告别一般。

    “或许想法是错的,但要印证这一个想法十分简单,”说道这里,方痕轻笑着:“而这也是我刚刚所说的,能够随时离开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里是零源能的世界,那么只要有一丁点与这个世界不同的情况出现,那么世界就会有所排斥,自然而然也会找到那出口了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这个世界不存在源能,但不要忘记了,我们自身是有着源能的储备的,哪怕只有一点点,但是也足够引起变化。人在极度恐慌的情况下会忘记自己所拥有的力量,但你与我都不是只身一人。”想要离开这个世界,对少年来说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但你不要忘记了,这仅仅只是一个猜测,并不是百分之百准确的。更重要的一点,那就是被世界排斥显然不是一件好事,仅仅只是想一想都知道等待的会是什么样的后果。”对于方痕的说法,斯朗仍旧是持有怀疑的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有错,被世界所排斥,确实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。”听到斯朗这一句话后,方痕似是回忆起了不愉快的过往,承认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听到挚友似有松口的意思,斯朗紧握着双手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,再次提出了自己的想法:“既然如此,我们还是继续留下来在观察一下吧,或许会耗费一些时间,但却能够找到更加安全的通关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呵,挚友啊,说谎并不适合你。不要忘记了,只余下灵魂体的我,对于周遭一切的敏感度可是极高的。任何细微的变化我都能够察觉到,更不要说被我附身这么长时间的你了。”灵魂海内的人影轻声笑道,只是笑容中充满了苦涩与高兴。

    听到挚友的话语,斯朗瞳孔一缩,竭尽全力阻止面部表情发生变化,继续做出最后的挣扎:“职介觉醒仪式不管是对你我都十分重要的一步,是我们迈向崭新生活的一步,在这里我们不能出错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