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全本文学
排行
关灯
护眼
字体:

001再次归来(1)

      头顶的暖帐是鹅黄的,在烛光的照应下显现出点点的微光,里头藏了金线所绣制而成的暗花。雕花梨木的大床之上,放置的不是通常富贵人家所用的暖玉枕,而是百鸟朝凤的蜀绣软枕。

  被褥是几个月前江南织造刚刚进贡而来的如意云纹锦缎,这样的面料,哪怕是放在一般的勋爵人家,拿来裁衣都略显奢侈了些,却被她堂而皇之的拿来做了被面儿。

  秦染坐在床上,环顾四周,周围的一切陌生却又如此熟悉。

  是了,这是她的家没错!

  不,准确的说,这并不是她上一世的家,而是上上一世!

  没想到,她居然还能够有再回来的一天。

  手指拂过妆镜前的珐琅妆匣,里头是她那从未见过的母妃留给她的首饰,一直以来她都小心翼翼的存放着,只佩戴过一次。

  那唯一一次的佩戴是在她的新婚之夜。

  那一次,本以为她那多舛的命运会就此被人妥帖安放,再免于她颠沛流离,却万万没有料到所跌入的却是另外一个更加黑暗的深渊。

  季和书,不,应该是谢祈怀,秦染脸色沉沉,既然我有幸能够重活这一世,那我必然不会再将我的信任托付与你!

  两世为人,她秦染学到最多的,便是靠谁都不如靠自己。

  这一次,她必会守住她想守护的人,得到她想要得到的。

  “郡主!您今儿怎么这么早就醒了?”在外头听见动静的霜雪进来查看,却没料到往日里都要睡到日上三竿的郡主居然这么早就醒了。

  “哦,我……”秦染微笑,正打算解释,后头霜竹的话就接上来了,“咱们郡主这是担心的睡不着呀,毕竟和书少爷在外头出了那么大的事儿呢!”

  “他怎么了?”听到霜竹的话,秦染心中微微一紧,随即又放松下来。

  秦染暗骂自己,那么关心他做什么?!明明都已经发誓,不要再跟他有任何的瓜葛了!想到这里,秦染又说道,“算了,你……”

  “郡主,难道您忘了吗?”霜竹快人快语,还未等秦染的话完,已经先回答了,声音清脆利落,“前几日王爷来信,说和书少爷在战争中受伤啦!很严重,一直昏迷不醒呢!”

  什么?受伤?

  她怎么不记得有这么一段儿?秦染的眉头微皱,难道是她失忆了?

  “霜雪,今年是什么年份?”秦染忽然抬头问道。

  “郡主,您今儿是怎么了?发烧了吗?”霜雪和霜竹面露担心,就要走上前来试探她的额头,却被秦染笑着躲开了,她按下霜竹的手,“我清醒着呢!快,赶紧告诉我,今年是哪年!”

  霜竹和霜雪是王妃亲自替她选的贴身丫鬟,从小就陪着她长大的,她待她们二人就如同自己的姐姐一般,自然也是随意许多。

  “今年是乾安十年。”霜雪言简意赅,相对于霜竹来说,霜雪要内敛许多,平日里沉默寡言,但是却也并不会因为她的沉默,而在这个府上被人怠慢一丝一毫,反而相对于霜竹,霜雪更有威严的多。

  乾安十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