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全本文学
排行
关灯
护眼
字体:

004面圣(上)(1)

      秦染在宫里陪着太后一直聊到晌午,又陪着用了午膳。

  刚用完膳,秦染正打算伺候太后午睡,就见亚云从外面进来禀报,“太后,钟福公公过来说,皇上让郡主去说说话。”

  皇上?秦染疑惑地看向太后。

  太后见秦染的模样,以为她是紧张,隧摸着她的脑袋安抚她,“没事儿,皇上也是好久没见过你了,也就是去说说话。”

  “好。”秦染见太后如此,心下稍安。

  待伺候太后睡下了了,秦染便由亚云领着跟着钟福往御书房走去。一路上,秦染都在默默猜测皇上此番找她前去到底能说些什么话。

  对于这位所谓的当今圣上,秦染当真是没什么太多了解。毕竟那一世里,虽然她也骄纵跋扈,但到底也个女儿家,最多的时候还是在后宫走动。

  和这位陛下也不过就是逢年过节的家宴上那些个照面,说的也不过就是场面上的寒暄。那时候的她也不懂事,对于皇帝所说的那些话具是懵懵懂懂,一知半解。

  当然,她也懒得费心思去琢磨。

  在那一世,她总觉得父亲是那个永远会为她遮风挡雨的人,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父亲会那样突然的离她而去。在得知父亲去世的那一刻,她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都变成了一片混沌,没有父亲牵着她,她茫然无措,完全不知道往哪里走,身边都是无尽的黑暗。

  那种恐惧与害怕,让秦染现在想起来都忍不住瑟缩颤栗。

  这一世,她不能再重蹈覆辙。她不再是那一世那个懵懂无知,娇生惯养,又嚣张跋扈的沐阳郡主。

  她是秦染,是堂堂正正的瑞亲王唯一的嫡女。

  太后的慈宁宫离着御书房并不远,走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便到了。

  “郡主慢些,仔细摔着。”钟福弯着身子,有些殷勤的低声提醒。钟福是当今圣上身边的贴身太监,能让他亲自过来带路的,整个大内都只怕是寥寥无几。

  就连舒皇贵妃——太子生母,见了这钟公公也是要礼遇三分的。现下,秦染见钟福这做小伏低的样子,想来应该真的没什么事了。

  如此,秦染心下又安定了几分,走到正殿门口,钟福停下来回身对秦染恭敬道,“麻烦郡主稍安,奴才进去向皇上通报一声。”

  “好。”秦染乖巧的点点头,并没有多话。

  秦染生的自然是极好,皮肤白皙,一双凤眼可谓是十足十的继承了长公主,眼眸黑亮,年仅八岁,此番看过去隐隐有了几分倾国之姿。

  难怪太后会如此喜欢,钟福有了几分明白,却看着眼前这乖巧的姑娘也生出了几分不解,这沐阳郡主并不像传闻中的那般跋扈啊?这不是挺乖巧的吗?钟福又不明白了。

  不过他很快就把这个疑问抛掷脑后了,自己到底不过是个奴才,主子们的事儿哪里轮得上他来操心。思量至此,钟福收敛心神,迈着小碎步赶紧进去通报了。

  秦染站在门口候着,钟福刚进去,就见太子就从里头走了出来。

  太子见到秦染在这儿,也有几分讶异,“小染,你怎么在这儿?”太子快步走到秦染的面前,神色看上去有些担忧。

  “皇帝舅舅唤我过来的,说是要跟我说说话。”秦染歪着脑袋一五一十的回答。

  “说话?”

  “是。”秦染乖巧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