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9二人所想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

  摊开用来写密信用的纸,秦染片刻没有犹豫,直接就将心里的问题写了下来,这次父亲秘密提前回京,但是并不告知,驻扎地在哪里?京郊吗?又如何做到不被皇上发现呢?这都是秦染的疑惑。

  写好密信,秦染给到霜竹,“去吧。”

  “是。”这就是贴心丫鬟的好处,即便是有疑惑,也会一丝不苟的执行你的吩咐。

  写好了信,秦染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,“离晚膳还有多久?”

  “郡主是饿了吗?这儿还有一些点心,要不先垫垫?”

  “不是,我就问问。”

  “哦,约莫还有一个时辰吧,还早呢。”

  “嗯,”秦染想了想说道,“你差人去跟堂姐说一下,待会儿我去堂姐的院子用晚膳,让人把晚膳摆到那边吧。”

  “这,郡主这不合适吧,您才是主人,应该……”

  “都是一家人,哪有什么合适不合适,”秦染打断霜雪,“我们瑞亲王府什么时候这么讲规矩了?”

  自家主子就是这么随着性子来,霜雪无奈转身出去吩咐安排,安排完了回到屋内,欲言又止。

  “有话就说。”秦染低着头,手上正拿着一张花笺,那是季和书出征前特意给秦染选的。秦染的字虽然小,但是写的并不是规矩的小楷,反而有点草书的味道在里面,龙飞凤舞的,也不是多端正。

  季和书便特意找师傅制了这些花笺,比一般的女孩子用的花笺行要宽一点儿,底下压着王府特质的暗纹,每二十张为一套,绘制四季时花,十分精巧,足以见得季和书对秦染的用心。

  就这样,也不知道郡主到底哪里还对和书少爷还不满意,就连太子也没仔细到这个程度的吧!

  霜雪在默默腹诽,到底是没说出来。

  她只是说道,“郡主,让斐然小姐当伴读这个事情,奴婢就担心斐然小姐受不住宫里的那些……”

  “没事儿,我护着她不就行了。”秦染对这件事毫不在意。

  “但是,从名义上说,堂小姐是您的伴读,是要替您挨罚受过的,堂小姐身子看着也是娇弱的紧,若是有什么闪失,让王爷如何跟过世的郡王和夫人交代。”

  “什么?!郡王妃去世了?”秦染猛地转头,“你们怎么早没跟我说?!”

  “我们……”

  “什么时候的事儿?”

  “堂小姐说,就是上个月的事情。”霜雪被秦染这气势有些吓到了,随即便赶紧将之前秦斐然和她说的话给秦染重复了一遍。

  秦染听完长叹一声,“我这姐姐啊……”到底还是胆子小了些,那一世就是这般,想来也是家里环境所致吧,她思量了半晌,问到,“那郡王府上还剩了什么?”

  “据说就剩下了个奶娘,郡王府的下人们也都遣散了。”


  
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