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全本文学
排行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3章 拨开迷雾(1)

      为什么他一开始在审讯室时不说出来呢?江南托腮思考。

  而此时被指控的杨启民忽然惊恐说道:“不可能!9栋是一期工程,去年三月就建好了,怎么可能还浇灌。”

  邱韵涵戳戳旁边的江南,小声问道:“他们说的是真的吗?”

  江南的视线没有离开焦钰凡,答道:“水泥再怎么搅拌也是48小时就初步凝结。山竹刮了四天。”

  焦钰凡没有受到质疑的影响,说道:“反正是廖叔说的,那么久的时间了,他可能记错。但肯定那个人死在水泥罐里,然后埋在工地了。”

  “廖叔有没有说谎,我有没有说谎,只要在工地搜索检查,查出尸体,就能证明所有事情都是真的。”

  杨启民脸色再次剧变,激动的就要冲出被告席,被两名法警按在座位上。

  “你他妈的闭嘴!”

  邱韵涵被吓了一跳,不像旁听席的媒体们司空见惯。

  她拍拍胸脯,说道:“他肯定有问题,被踩到尾巴了。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一审最终没有判决。

  但现在被告有两个,案子也变成了两个并审。

  检察院则需要调查取证。

  离开的时候,焦钰凡特意看了一眼江南,似乎还有话要讲。

  ……

  过了两天,邱韵涵跟江南说,安武区分局有事请他过去。

  来到分局后,这次并不是在刑侦办公室,而是在主楼的会客室。

  江南进来时,邱局和几名分局警察已经按职位坐在自己座位上了。

  在邱局的左侧还有两名穿着制服的男子,看衣服也是执法部门。

  落座后,邱局介绍道:“江南,这两位是我们市检察院的同志。”

  随后向两位检察院的工作人员介绍:“这位就是之前跟你们介绍的江南集团的江南,这次也正是他的交涉,让焦钰凡提供新的证词。江南主攻识谎这项研究。”

  相互寒暄后,江南明白检察院的同志来找自己的目的了。

  “简单来说,就是这个案件涉及到一些已经入住的楼盘,虽然人命关天,但是我们不可能因为被告的口供,就盲目的寻找。再加上尸体是封存在水泥内的,即使用警犬也难以搜查出来。

  总不能把楼都砸开吧。”

  其中一名年长的检察院同志虚心请教江南:“我们想通过您判断,杨启民是不是真的说谎。”

  “如果真有这件事,我们也不得不挖开一些地方,也要找到尸体。”

  没办法,这个案件媒体报道太多,社会影响太大了。

  他没有因为江南表面年纪很小,就小看人家。邱局在全市各个分局中都是极有手腕的大人物,总不会把这当儿戏。

  说完,检察院同志把开庭录像中杨启民和焦钰凡的表情都截取打印成纸,递给江南。

  每张纸还有对应的时间点。

  十几分钟后,江南看完全部照片,语调不紧不慢的说出自己的判断:

  “杨启民有杀人。”

  检察院的人听到先是露出喜色,随后又是烦恼。

  江南指着一张照片,解释道:“你看杨启民在听到有人掉入水泥罐时,他的上眼睑上扬,鼻孔有些微张,这是恐惧的表现。还有,你们现场有没有注意到,他在准备冲出被告席时,手摸过席位的边角,留下了手汗。”

  在江南的提醒下,检察院的人打开了视频回放。

  被告席的桌子是用橡木实木封边、胡桃木皮贴面,做了抛光处理。大家在看视频的时候发现,果不其然,杨启民触摸过的桌面,有油滑的手印。

  “当时空调很凉,他却手心出汗。”

  说到这,大家都明白江南的判断了。

  检察院的同志苦笑道:“看来要下一番功夫了。”

  邱局内心赞赏江南的细心,下令道:“分局同志协助检察院同志,出发。”